跑步

香港警察杀警案生还者剧痛未退忆死里逃生中

2019-12-11 09:21: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香港警察杀警案生还者:剧痛未退 忆死里逃生-中新

2月28日电 据香港《明报》报道,2006年香港“魔警”徐步高枪击案中唯一生还者冼家强(家菲),8年来除了右脸和左脚时时刻刻受到痛楚的煎熬,带有血腥味的噩梦和徐步高幻觉仍挥之不去。当年其中一粒子弹从他右鼻翼打入,穿过右耳,黑暗中的血腥味直涌口腔,因嗅觉的“记忆”特别长

,至今仍不时会“闻到血腥味醒来”。徐步高当晚头戴假发、眼镜的影像,和他可疑的眼神,仍不时闯进家菲生活。

家菲中枪后住院71日,当中的痛苦非外人能理解。本以为执笔记下经历可自疗,但亦勾起痛楚。不过,乐天知命的家菲更想做的

,是透过自身经历影响更多人,遂花一年多以日记形式写下《死里逃生》,勉励同样受着各种痛苦的人,以及鼓励年轻人勿轻言放弃。

家菲昨接受专访,讲述8年来带着痛楚的生活。曾身中两枪的他,看上去和普通人无异,谈起经历时就像轻舟已过万重山般,外人无法想象他曾经历可能比“刮骨疗伤”更痛的71天。

不麻醉切肉 靠打游戏机分心

由于家菲左小腿中枪,子弹穿过肌肉,从另一边打出,为免他外部肌肉比内里肌肉增生得快,影响伤口愈合,护士每一天均会把他的皮肉剪开,用纱布来回通过他的枪伤洞口擦洗,把坏死的肌肉洗刷出来

。开始时家菲有打麻醉针,但后来打得太多,屁股打到痛,已经无部位可再打,他叫人买部游戏机麻痹自己,靠打游戏机分心。家菲淡然地交代。

现年36岁的家菲,受伤后约两年重返警队,现于西九龙总部从事内勤工作。他每周仍要做两次物理治疗,每数月仍要医生清理中枪的右耳道,还要定期看创伤科和心理科,文职工作可配合覆诊时间。虽已重投工作,但因左脚曾中枪,经常突然抽搐跌倒,大脚趾亦不能屈曲;由于右鼻翼曾中枪,右脸亦长期像偏头痛般疼痛,感觉头皮“跳缠跳缠”。

左脚常抽搐 右脸仍疼痛

身体的痛楚曾经连止痛药也不能解决,家菲有段时间要靠酒精麻醉自己。现时他已没有酗酒,但有时也会喝一点。除了肉体痛苦,家菲仍要面对噩梦缠扰

,经常梦见枪战,自己变了“魔警”。“徐步高、梁成恩、巴籍护卫、曾国恒

,全部跪在我面前,我逐个行刑般杀晒佢地,好心寒。”当日枪战发生在隧道, 亦令他对隧道产生恐惧,尽量也不会行经

常梦见变魔警 “好心寒”

中枪后的生活,家菲形容自己曾跌到谷底,全靠家人、上司鼓励和开解,渐渐好转。家菲说,意外令他的价值观改变很多,金钱也看得很淡,希望尽量帮助有需要的人。除了出书希望鼓励菲律宾人质事件伤者Jason等,他也计划到学校演讲。

2006年3月17日凌晨,香港警员冼家强和曾国恒巡经尖沙嘴广东道近柯士甸道行人隧道时,截查形迹可疑男子(后证实为休班警员徐步高)。徐突然向两警开枪,双方爆发枪战。徐步高身中5枪身亡,曾国恒亦身中一枪不治,冼家强则身中两枪生还。警方调查发现,徐涉2001年荃湾石围角鸷抢去梁成恩的佩枪并将其杀害,以及在同年打劫荃湾丽城花园恒生银行

,杀死巴籍警卫。

江西治牛皮癣的专家
武汉市第一医院怎么样
烟台市芝罘医院预约挂号
江西治疗阴道炎医院
玉林治疗宫颈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