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封仙 章八二五 局势骤变

2019-09-12 11:16: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封仙 章八二五 局势骤变

临东方圆千里,气势鼓荡,压迫万物。

“真君只差半步,能入仙道。而这半步,仅是限于你自身是否愿意踏破而已。”

“这等道行,已是人世至高,然而,齐某也在此列。”

“如今我道行与你相当,但我还有一头坐骑……”

他左手一抖,那条金龙抖落下来,迎空涨大,化作一条百丈长龙,在天穹之上游走,散发出震撼人世的气息。

这一条金龙,也是半仙之境。

“真龙?”

清原看着那条金龙,神色微凝。

当日在漓江,他感应过这头金龙的气息,后来在临东,这头金龙也曾出现过,但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这头真龙。

在东海之时,清原曾经对付过一头蜃龙,后来也觉是齐师正的坐骑,但一头蜃龙,远不如眼前金龙之盛。

“除金龙之外,我还有掌握着临东阵法的白礼,也在人仙之列。”

“此外,下方还有二十余位真人,还有百余位修道人。”

“你我道行相差仿佛,但我有这许多助力,真君何以不能明悟?”

齐师正看着前方,说道:“真君还要咄咄逼人,执迷不悟?”

清原说道:“只是如此?”

齐师正目光略沉,道:“莫非真君觉得,这等阵势,还不足以应付于你?”

清原目光扫过,轻描淡写地道:“远远不足。”

齐师正微微一笑,满是寒色。

白礼脸色阵青阵红,他也在人仙之列,更是执掌着临东大阵,他身在临东当中,当世任何人仙都能不惧,竟是在此这等受得轻视?

若不是碍于齐师正此前交代,他几乎便想直接开口,请齐师正诛杀清原,从而获取功德,但因此前齐师正交代,却也勉强忍了下来。

他能忍下,可是那金龙却是咆哮不休。

这头金龙,一向桀骜不驯,除却齐师正之外,谁也不服,甚至曾要与齐新年争锋,足见其锋芒之盛。当下闻言,愤怒难当,浑身光华散动,它口中开合,几乎要吐息出来。

至于临东之内的修道人,道行不低,也对于上方的交谈,并非不知,听闻此言,无不恼怒。

单打独斗,或许这位天杀真君已是当世无敌,但是众者围攻,他竟是嫌弃不足?

“其实我师弟齐新年,一直以来便对真君十分上心。”

齐师正缓缓说道:“只是当年真君道行尚浅,他早已得半仙之位,差距悬殊,也不愿欺你,后来得知真君道行日进千里,惊世骇俗,他甚至也曾想过,待真君成就人仙之时,同等境界之下,再来争斗一场……怎奈何世事弄人,他先一步臻至你我如今的境地,不愿压制,故而登天求死。”

说着,齐师正叹了一声,道:“登天之前,我那师弟,犹是十分遗憾,未能与真君一战。如今,作为兄长,能代他一战,或许也不算差了。”

言语落下,他浑身气息迸发,目光闪动,道:“我只怕你掀开了这个境界,崩灭了这个人世。”

清原左手探出,举起玉如意,道:“只要你无意踏破此境,我亦停留在此。”

两人气息相撞,无形波浪,扩散至四面八方。

哪怕中土充满了大气运,处处是压迫之力,但道行如他们二人,几乎已有仙道境界,却也是横推千里,惊天动地。

“你我道行之高,若是外放,中土都难保全,不如便入临东?”

齐师正说道:“道术威能高低,并非局限于波及范围是否广泛,胜负之分,也不一定波及四方。既然身在中土,那便稍加约束,如何?”

清原点头道:“如你所愿。”

齐师正眼睛深处,忽然凝起

,道:“那便……”

他手中一按,忽地凝就一方四方金印。

这一方金印蓦然打下,空气陡然凝结,化作涟漪纹路,仿佛连虚空都被这金印打碎了一般。

金印轰然落下!

但金印并非朝着清原而去,而是打向了白礼!

嘭一声响!

白礼猝不及防!

临东阵法来不及运转,只是凭借半仙之境的不凡,迅速在身前凝成法力防护。

然而仓促防护,在齐师正积蓄依旧的金印之下,显得十分脆弱,一刹而破。

白礼猛地喷出一口鲜血,露出惊骇之色,还未道出话来,又听一声龙吟。

那金龙倏忽盘卷,把他卷在当中,龙息喷出,金焱迸发。

“国师……”

白礼又惊又怒。

然而就在这时,清原忽地一步迈出,来到面前。

一记玉如意轰然打下!

清原几近得道,此宝近乎仙宝,一记打落,气势之盛,堪称无物不破!

白礼露出骇然之色,来不及躲避,脑袋挨了一记,忽地便支离破碎。

清原张口一吐,仙火真焱迸射出来。

火焚八方!

白礼阳神刹那泯灭,只得一点灵光残存。

一位人仙,刹那陨落!

……

有心算无心。

清原与齐师正,几乎跳出了人仙的范畴之外。

金龙亦是半仙境地。

白礼传自于白家的修行之法,本就比道祖的传承,要稍逊一筹,猝不及防之下,竟是显得不堪一击。

这三位联手合攻,放在人间,足以横扫无敌,除非仙家,否则当世之间,便是守正道门掌教亲来,也抵御不住。

“真君这次满意了?”

齐师正叹了声,道:“临东白氏投靠于我,此次立下大功,才过几日,白氏这位人仙便陨落当场,这个烂摊子,便是我齐师正,也不易收拾。”

“这是你的事了。”清原冷声道:“我无意赶尽杀绝,也不想将白氏一族血脉断绝,毕竟他们之中,也有许多无辜。但是,临东白氏之中,当日出手杀我的几位大人物,便莫要心存幻想……白势至已死,白礼也已死,临东的这一场仇怨,暂时落下一半,但后面还没完。”

齐师正闻言,吐出口气,道:“那么,真君岂非连我也要杀?”

清原坦然说道:“无论是你还是我,都随时有着踏破仙道的可能,谁也不愿撕破颜面,谁也不愿毁坏人世,所以你我斗不起来……但是,这并不代表,你我之间的恩怨,就此放下了,日后有着机会,你的性命,我也一并取了。”

齐师正叹道:“不必这般狠辣罢?好歹这一次,我也算帮你杀了白礼。”

清原目露几分不屑,道:“你我各退一步罢了,今日暂歇干戈,但日后还有得清算。”

“也罢……”齐师正略微抬手,道:“那么……真君请便。”

清原深深看他一眼,转身迈步。

一步踏出,消失无踪。

孩子脸色发黄需要查什么
新生儿黄疸症状是什么
肠易激综合征怎么调理
孩子营养不良的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