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带着女徒去西游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且饮三百杯

2020-01-16 20:52: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带着女徒去西游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且饮三百杯

微胖的掌柜对伍德的问话笑而不答,他是知道伍德的身份的,但是却甘愿冒着得罪伍德的可能,而为那个付账者保密,这更加的让伍德和唐斗肯定了不会是克林顿,而应该是一个身份比伍德还要高贵得多的人。

会是谁?

唐斗冲着掌柜的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几乎就在同时,那掌柜的背脊就是一凉

“掌柜的,你早说有人帮我付钱了啊。太好了。正好我刚才觉得没够,只不过囊中羞涩,所以才只好算账走人。现在既然有人买单,那我兜里的钱就富裕起来了。掌柜的,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酒给我拿上来。记得哦,是最好的。我可是在踏云楼喝到过五十年的佳酿,你可不要给我说你们飞fèng楼还不如踏云楼哦,那传出去可就是一个大大的笑话了”唐斗掏出一枚紫晶币,啪地拍在桌上,豪气的道。

掌柜的有些为难,显然有些犹豫应该怎么就会唐斗。

“怎么?掌柜的不打算做买卖,要赶我走啊?”唐斗眨眨眼睛,也不见生气,只是那目光之中偶尔闪过的精光给了掌柜极大的压力。

那掌柜也是个魂修,不过只是一个青铜级。如何敢无视黄金六级的唐斗的威压,再说唐斗身为飞fèng楼的客人,拿着钱出来做买卖,要是飞fèng楼不卖,就是飞fèng楼不对,这道理说到哪里都是一样的。

无奈之下,掌柜的只能陪笑道:“是是是,小的这就叫人收拾,然后给贵客送上美酒一定比踏云楼的好。一定,一定”

掌柜的一溜小跑的跑了,除了去准备,自然也是向那个付钱的土豪说明去了。

不一会儿,一票服务员妹子就鱼贯而入。把桌子收拾的干干净净,然后端上水果茶点,又点上熏香。又过了十息的功夫,房间打开,两个店小二抱着三坛五斤装的酒坛进来了,而那微笑胖的掌柜就跟在后面。依然笑容可掬。

“啊?就十五斤?没了?我一个紫晶币就值这点酒?你不会告诉我你酒不够吧?”唐斗瞪着眼睛道。

“哈哈,小狄,这一次可就是你的不对了。这可是飞fèng楼最有名的酒有fèng来仪是皇室供酒,等闲人根本喝不到,哥哥这次可是大大的沾了你的面子了。一个紫晶币十五斤。这绝对是我们赚了”伍德也震惊了,到底谁这么有面子,居然可以让飞fèng楼把有fèng来仪给拿出来?这东西除了皇室要,其他人要飞fèng楼是有权不拿出来的。只要一句需要供给皇室就可以了。

神罗国虽然是三权鼎立,但到底是皇权制,名义上飞fèng楼是站得住脚的。虽然事实上,很多达官显贵都可以喝到有fèng来仪,但那数量也是有限的。现在唐斗明摆着是在找麻烦,飞fèng楼就算是梗着脖子不拿出有fèng来仪,也没人可以说他们什么。

但他们偏偏拿出来了。而且一拿就是十五斤。

“哦?原来如此。那真的是我土老冒了。掌柜的,不好意思啊”唐斗哈哈一笑,一手拍开酒坛,一手搂住那掌柜的道:“你是不知道啊,这这个人是乡下人,没什么见识。之前我和刘兄。啊,就是酒公子刘骐岳。我和他在踏云楼喝酒,我们前前后后一起喝了两三百斤。终于把他给灌趴下了的时候,他给我说,踏云楼的五十年佳酿不算什么,要飞fèng楼的有fèng来仪才是极品。我当时就口水直流啊,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喝到啊”

酒坛一拍开,那浓而不烈,香而悠长,回味多变的酒香就弥漫了整个房间。

“这酒好有趣,居然是红色的”赤火闻到酒香,也有几分意动。

“来来来,我们都喝点,这可是平时喝不到的好东西啊”唐斗给每人倒上一杯,用去不到半斤,剩下的一坛直接就抱在手中。

“虽然还有两天,不过我们就先来个预热,新年快乐”唐斗哈哈一笑,抱着酒坛仰头就灌。

其余人也是举杯畅饮,就连小萝莉也端着装有果汁的酒杯跟着有样学样。

能成为神罗国最有名的酒,有fèng来仪当真名不虚传,初品像是果酒,但细细回味又有米酒风范,酒味醇厚,柔和清爽,最难得是香味浓郁协调,令人回味绵长。

“好酒,好酒”人家喝一杯,唐斗喝一坛,那一坛四斤半还多有fèng来仪就被他一个人给灌了。

“小狄,你这样喝,太浪费了”虽然知道唐斗是在逼那幕后之人出来,但是伍德还是忍不住说道。

牛嚼牡丹,让这家伙喝有fèng来仪,真的是浪费啊。

“哈哈,伍德大哥,你这就说得不对了,浅酌有浅酌的妙,狂饮有狂饮的好。”唐斗放下酒坛,完全不看那掌柜已经有些发绿的脸,又拍开一坛,先又一口气灌了一半,这才哈出一口酒气,大声道:“酒后高歌且放狂,门前闲事莫思量。犹嫌小户长先醒,不得多时住醉乡”

伍德和沙云悦同时都是双眼一亮。

一个以美和艺术为终身追求的纯血精灵,一个是上流社会一方雅士。哪能听不出唐斗刚才这诗的好处来?

若说美,若说艺术,这诗自然当得。

当然当得,白乐天的诗哦

唐斗只看两人的神色,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笑得非常的得意。

“小狄啊小狄,哥哥真是服你了,没想到你还有诗才,好一个酒后高歌县城放狂今天哥哥就陪你醉一场”伍德也被唐斗激起了兴致,抓起最后一个酒坛,拍开来对唐斗道:“来,干”

唐斗哈哈一笑,举坛相应。

两人咕咚咕咚喝个痛快,良久之后才放下酒坛,齐声大笑。

“看来喝酒我也比不过你。你当真把刘骐岳那酒鬼给喝趴下了?”五斤酒下肚。伍德已经到满面红光,要不是黄金九级的实力压着,怕就要出丑了。

唐斗放下空坛,笑道:“刘兄为人豪爽,不过这酒量嘛。嘿嘿”这贱人说得嚣张,但是偏偏没人可以反驳。当然了,知道真相的沙云悦和赤火两女偷偷的撇嘴。

“喂喂,你们都喝光了,我们喝什么?”赤火举着空杯子,秀眉皱起。娇嗔的看着唐斗。

唐斗眨眨眼:“你还想喝?”

“不可以吗?”赤火酒量很浅,平时是不会喝酒的,只不过今天气氛不错,她的兴致也高,而且有fèng来仪不愧是神罗国第一美酒。让人欲罢不能。

唐斗又看向沙云悦和艾琳娜,两女也是微微点头,眼中有着向往之色。

唐斗这才又看向掌柜的:“掌柜的,拿酒来”

说着拍出十枚紫晶币:“给我来一百斤”

掌柜这下脸不是绿了,是已经黑了。

刚才听到唐斗吟诗,掌柜的也是震惊莫名,他哪里不知道唐斗是在找碴,但是后面那人他得罪不起。飞fèng楼又不可能赶客人走,他夹在中间难受无比,但是听到唐斗一首诗。心里也觉得值了几分回票不得不说,飞fèng楼常年来的都是社会上流,文雅之士,久而久之掌柜的也有几分附庸风雅的意思了。

“客人,客人,这。这不是小的不给,而是没有了。这酒是贡酒。每一批都要窖藏十年才能酒成,每年飞fèng楼只能做出千斤。这送去皇室的就有五百斤,剩下的又被各方大臣,贵人们分了,小的店里每年也只得五十斤左右得以贩卖。这十五斤其实是别外一位贵客拿出自己的份额小的才得以拿得出来。要是小的再拿出来,以后有贵客到,小的可就拿不出了啊”掌柜的要哭了。

“哦,我懂了,所以别人是贵客,我就不是贵客了是吧?行,没问题,我这就走。去别家喝,虽然酒不如你飞fèng楼,但是我想人家不会赶我走。哈堂堂飞fèng楼,年关当头,却赶着客人出楼。好一个飞fèng楼啊”唐斗阴阳怪气的说着,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掌柜的差点给唐斗跪下了,要是唐斗真把这事儿给宣扬出去,飞fèng楼几百年来的名誉就可完了。

“掌柜的,你但去拿酒,全都算在我的头上。最多父王问起,我就把我未来十年的份额全都拿出来就是”一个爽朗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能听到一句酒后高歌且放狂,门前闲事莫思量。犹嫌小户长先醒,不得多时住醉乡的名句,这酒值得”

门外,走进一个目如朗星,面如白玉的年轻男子,身型高挺笔直匀称,相貌英俊,头顶赤珠宝金冠,身着儒生乾坤服,手拿折扇,微笑入门。

伍德瞳孔一缩,已经认出此人。

神罗国三皇子,慕少白。

神罗国皇室血脉相当的混杂,欧罗血脉,炎族血脉,精灵血脉全都有。所以神罗皇室有个称得上奇葩的习俗,那就是皇室成员的名字有两个,一个是本来的皇室名字,这个名字会极长,因为会加上每一代先皇的名字。到了这一代的神罗皇室,名字最少有十五个字节。

除了这个只记在宗谱之中,几乎没外人所知道的名字外,还有一个名字,是皇室的人成年之后自己取的。这就造成了哪怕都是皇室,而且是同父同母的兄弟,也有可能连名带姓完全不同的怦。

至于说一个人按炎族习惯取名,另一个按欧罗族习惯取名的事情更是见多不怪了。

而眼前这人,正是神国罗三皇子,拥有第二顺位继承权的慕少白。

“哈哈哈,来得好,不管你是谁,也先不要说你是谁,且饮三百杯,若是不然,麻烦你把饭钱,酒钱给退了,我自己一家人吃饭喝酒,当不得贵人破费”唐斗才不管对方是谁,哈哈一笑,拍着桌子道。未完待续

...

郑州银屑病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太原白癜风医院怎么样
北京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哈尔滨正规白癜风医院
汕头哪里医院治疗妇科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