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世界观谷歌X力量化腐朽为神奇

2019-08-15 16:02: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谷歌X实验室(Google X)的负责人阿斯特罗 泰勒(Astro Teller)喜欢张开双臂迎接失败。这句话有两层含义,大家都知道有时在组会上,他喜欢拥抱那些勇于承认错误和失败的人。

  泰勒是一名科学家,他所领导的部门是搜索巨擘谷歌内部最隐秘的创新实验室,致力于用不同寻常的方案解决全球性的重大问题。不过他并不是谷歌X的总裁或主席,在玻璃名片上蚀刻着他的实际头衔 射月号船长。 射月 这个词代表了一切匪夷所思的创新想法,这些想法或许不太可能成真,但一旦实现,将会给世界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天晚上,在加州山景城一间喧闹的餐馆内,人们在享用晚餐,泰勒在这片嘈杂声中讲述当天他如何向自己的上级 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 布林(Sergey Brin)和首席财务官帕特里克 皮切特(Patrick Pichette),汇报一些坏消息。 这是一场复杂的会议, 4 岁的泰勒说,轻轻叹了一口气。 我告诉他们有一组员工最近遇到了困难,我们必须改变方向,而这需要花钱。不是一笔小数目。 泰勒的财务小组忧心忡忡,他本人也不好过。但皮切特在听完汇报后说, 谢谢你以最快速度告诉我这件事。我们可以化腐朽为神奇。

  设计烹调室 在X主实验室旁边的建筑里,这间巨大的生产工作室里摆满了 D打印机、高级台锯和其它精密复杂的机器(散发出一种让人异想天开的氛围)。

  乍一看,泰勒似乎想说明谷歌X对于挫折的容忍度高到令人惊叹,而这既得益于他的上司对部门工作的热忱,又要感谢有母公司数额庞大的收益撑腰。但这只是故事的一部分。在谷歌X办公室外面的树上悬挂着一条细线,是一条离地面不远的绳索。会议结束后,三人走出办公室,脱下鞋子,在绳索上练习了20分钟。皮切特很擅长在绳索上走来走去,布林没他那么厉害,泰勒则一塌糊涂。但他们还是轮流尝试着在绳索上保持平衡,不时跌落到地面,再回到绳子上。这条细线的高度只及胯下。 当时的场面看起来就像YouTube上的失败画面集锦, 泰勒回忆道。但这正是他想传达的意义。 大家看到我们三个人愿意不断地摔倒,呻吟,然后站起来,还只穿着袜子。 他靠回座椅靠背,停了下来,似乎是想说:这才是谷歌X的精髓。人们可以一清二楚地看到领导者失败的画面, 这会让大家觉得自己也有权利失败。

  但是说谷歌X的目标就是失败,也不准确。总的来说,失败是他们通往成功的手段。在我正式访问泰勒之前,已经在他的实验室里度过了大半天。此前没有任何媒体享受过这样的殊荣。白天,我参观了各种各样的工作室,并与谷歌X快速评估小组的成员进行了深度访谈。快速评估小组又称 快评 。简单说来, 快评 成员审查创意、测试哪些想法最有成功的可能,他们的主要方法就是制造一切人力和技术上的困难来让创意失败。 快评 是谷歌X创意过程的第一站,重点是淘汰想法而不是给予鼓励。这也让我觉得X部门(谷歌X的员工都如此亲切地称呼自己工作的部门)有时似乎将失败当做一种文化来膜拜。 快评 负责人里奇 德瓦尔(Rich DeVaul)说: 假如现在就能证明失败,为什么要拖到明天甚至下周呢? 晚餐时,泰勒告诉我,有时在组会上,他会拥抱那些承认错误和失败的人。

  里奇 德瓦尔是快速评估小组的负责人。 假如出现了一个特别疯狂而又蹩脚的创意,那很有可能是我想出来的。

  X部门的员工不是典型的硅谷从业人员。谷歌已经有一个很大的实验室 谷歌研究院(Google Research)来负责处理计算机科学和络科技方面的事务。有时人们会这样形容X和谷歌研究院的差别:谷歌研究院是由比特组成的,而谷歌X是由原子组成的。换句话说,X的任务是研发出实物与物理世界进行互动,这也从逻辑上解释了X目前公开的四大主要科研项目:无人驾驶汽车,谷歌眼镜,高海拔无线络信号气球和可以测血糖的隐形眼镜。一般来说,X寻找的是愿意制造东西的人 他们必须是不轻易言弃的人。目前X实验室里有超过250名员工,每个人都有强烈而又迥异的个人风格,从前公园巡查员、雕塑家、哲学家到机械师,还有一名X科学家曾经获得过两座奥斯卡特效奖。泰勒本人出版过一本小说,从事过金融业,拥有专业的博士学位。新近加入的一名员工在五年里用夜晚和周末的时间在自家车库建了一架直升飞机,并且能够实际操作。他定期驾驶飞机出游,这在我眼里实在是疯狂的行为。不过这架飞机对于他加入X部门影响很大,因为光有技术能力是不够的,事实胜于雄辩。 传统意义上认为专家就是在越来越少的领域里研究得越来越精的人,直到他们看似无所不知,却实际上什么都不知道, 德瓦尔说。 把这样的人集中在一起会特别有用。但这不是我们在X所要找的人。我们想要的是什么都知道一点的通才。

  X背后的精心计划,其实就是把一群不同领域的人才碰撞在一起,这样才最有希望创造出解决世界顶级难题的产品。不过按照泰勒的说法,X部门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场实验 重新改造一般公司实验室运作的方式,承担高到离谱的风险,横跨多个技术领域,并且坚定地与母公司的经营方向背道而驰。尚且无法判断这究竟是一个天才的计划还是愚蠢的决定。因为环顾历史,没有这样的先例,没有套路可以遵循,这些人完全是在赤手空拳开辟天下。

  欧比 菲尔顿(Obi Felton)的官方头衔是 将射月计划照进现实小组负责人 。

  米契 海恩里奇(Mitch Heinrich)设计了谷歌X实验室的 设计烹调室 ,在那里,他和其他组员一起共同制作简单的模型来解决重大问题。

金融化
2010年呼和浩特天使轮企业
2013年绍兴零售F轮企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