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半月天使 第308章 幸存的四叶草

2019-09-12 11:40: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半月天使 第308章 幸存的四叶草

冬意渐深。

森林古木林立,薄雾袅袅,几分寂静单纯。

枯槁泛黄的草叶铺满地面,其间随意散着几根枯木枝。

黑色兽爪踏在地面泛黄的草野间,发出沙涩轻响。

细长的尾刺低垂于地面,左右轻曳。

小啾悠然漫步于森林间,长着犄角的脑袋贴着地面嗅来嗅去,黎小若一蹦一跳地跟在它后面,一身暖暖的粉白色小袄系着金色小铃铛,温暖明亮,为这萧瑟的寒冬增添了一抹盎然生气。

千翎坐在不远处一根倒塌的枯树干上,双脚悬空,悠闲地轻轻晃着,垂落的洁白裙衫下显出绣着小巧四叶草纹样的牛奶色腿袜。

她低着头,柔软的栗色头发垂落在胸口与双肩,雪白洁净的绒毛点缀于脖颈、手腕。

冻得略微有些发红的手指灵巧跃动,她手里织着一条暖黄色围巾,神情专注。

清晨的风吹拂着雾气,如缥缈的云雾缓慢游移。

千翎放下手中的毛线,揉了揉发红的眼睛,又向着红通通的手指哈了口热气。

抬眼见不远处,小啾趴在一株粗壮大树的树洞口,神情机敏,一双暗红兽瞳一眨不眨,像是在等候什么。

黎小若在它旁边蹦来跳去,几次伸手去抓那悠然摇摆的细长尾刺,却每次都刚刚好被它灵活避开。

千翎坐在枯树干上,远远瞅了瞅他俩,见那两个家伙各玩各的,完全没注意她,又瞅了瞅四周,缓缓放下手里的毛线和围巾。

食指轻抬。

她一眨不眨地看着,微微屏住呼吸,神情有些紧张。

手指白净纤细,冻得微微有些发红。

指腹处忽然微微一闪,而后缓慢亮起一团小小的白色光晕,微小却明亮,如萤光闪动。

她看着指尖闪烁的明亮圣光,微微松了口气,唇边露出一抹轻松笑容。

自从在澜风那里知晓羽赐还在,到现在已经快半个月了。

这段日子,谷底依旧流言沸腾,大小城镇街道的恶魔族族人一反常态地热情送礼,家门口每天都被各种新鲜花束、水果、玩具或是其他东西堆满……

的确如小月所说的,再没有人来找麻烦了。

只是她现在走到哪里被围观到哪里,就连吟风河谷的兽人族人们,看着她都是一副暧昧的样子,说话三句离不了“月神大人”……

因此,虽然旧有的麻烦解决了,新的麻烦也不少。比如说,现在的她上街虽不需要再担心有人谩骂,却也再不能像以前那样自由自在地闲逛了。

千翎现在基本两点一线,往返于谷底的家和森林里大叔养伤的隐秘山洞间,上街购置东西的任务也交给了黎菁黎夕。

闲来无事的时候,她便尝试着凝聚圣光,原本只是听了澜风的话,想随便试一试,也没抱什么希望。

却没想到,初到吟风河谷时怎么都无法绽放的圣光,如今却能在指尖亮起一团小小的光晕了。

千翎惊喜的同时也猜测着,也许如澜风所说……

断翼之后,她那枚小小的四叶草羽赐真的顽强地幸存了下来?

记得爷爷曾说过,天使的羽翼羽赐相伴而生。

倘若羽赐真的还在的话,会不会像小时候一样,在未来某一天,某一个时刻……

那对逝去的洁白羽翼还能再回来?

按着爷爷教过的方法,她尝试着把圣光凝聚到额心,拿着镜子紧张地等候着……

终于,伴随着闪闪烁烁的淡绿光华,一枚小小的叶子显现了出来,长着四片圆形的小叶片。

虽然轮廓模糊,光华黯淡……可它真真实实地存在啊。

千翎傻乎乎看着镜子里那闪闪烁烁的小小四叶草,笑着,笑着……又哭起来,泪流满面。

仿佛找回了遗失的希望。

躲在房间里大哭一场后,她睁着一双又红又肿像两个大核桃的眼睛,翻来覆去,彻夜难眠。

一整晚,每当迷迷糊糊睡着,又从睡梦里惊醒,她反反复复地点亮圣光,凝聚到额心,每一次看见镜子里那闪烁的淡绿光华,她就讪讪松一口气,之后却又总忍不住反反复复地再次确认。

接连几天,千翎顶着两个熊猫眼,到处寻找澜风所说的“安全结界”来试验羽赐。

谷底结界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比如驯兽场关押暗魔的区域,那里全是合适的结界。可千翎仔细一想,总不能一直往暗魔堆里扎吧?万一真的闯入了结界惊扰了什么暗魔,那她可惨了……而且那地方到处是恶魔卫兵,就算是井离和三时在,万一看到她的圣光或者羽赐,知晓了她的真实身份,那恐怕会是瞬间化友为敌的事……

仔细考虑过后,千翎决定拿峡谷上方的大型结界来试验。

由于曾无数次坐在小啾背上穿过结界,而且很多时候她都没有带澜风给的结界符石,因为即便没有也从来没有过任何影响,她也一直认为是那个结界有问题……

现在想来,也许真的和她的羽赐有关?

第一次去试验的时候,千翎坐在小啾背上,看着峡谷上空摇曳漫卷的神木树冠之上,那隐约流动着的透明结界,有些紧张地咬着嘴唇。

却如清风穿过云海,畅通无阻,一如往昔。

千翎又惊又喜,却又疑惑不清。

羽赐并未显现,她也没有别的什么特别明显的感觉,真的是羽赐的力量使她和小啾穿过了结界?或者结界真的有问题?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呢?

抱着疑问,千翎主动跑去神木穹顶问澜风。

一听她还在孜孜不倦质疑他的结界,澜风立马黑了脸,一句话没说已直接将她轰出了书房。

千翎苦着一张脸又跑到窗边去,某些人却直接“啪”地关上了窗,冷冷扔下一句“自己琢磨”。

果然只要小月不在,澜风就又变回凶神恶煞的样子了……之前那个主动给了她符石、让她有问题来书房问的“善良”澜风,果然是伪装的?

千翎冲着雕花窗棂上的剪影吐了吐舌头

,却也只得讪讪作罢。

就算羽赐使她穿过结界,可小若身上那个四叶草模样的烙痕又是怎么一回事?既然是白昼圣光的灼烧留下的,又为什么会是跟她的羽赐一模一样的四叶草形状呢?这之间……有什么联系?

自己琢磨……她要是有澜风那个脑子那个阅历,早就琢磨透了,哪还用得着头疼……

晨风吹拂,薄雾漫漫。

千翎看着手中织了一半的暖黄色围巾,讪讪叹了口气,理了理毛线球,又继续一针一线织起来。

新生儿黄疸分哪些症状
小孩脾虚怎么调理
小儿便秘应该怎么饮食
治疗腹胀的中成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