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家暴案取證難阻礙女性維權

2019-10-12 15:12: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新宁波 月8日电( 何蒋勇)常言道,夫妻吵架是床头吵、床尾和,但是如果升级到了家庭暴力,就很难让人释怀,有人也许会为了孩子等因素 忍辱负重 ,有人却断然走上了法律维权的道路值此三八节来临之际,女性维权再次成为大家关注的热点北侖法院民三庭庭長董迎春表示,家暴案取證難認定難,心平氣和地溝通是解決問題的最佳辦法

  以北仑法院为例,春节后受理的离婚纠纷案中,约有15%的诉由是家庭暴力,其中90%以上的受害人为女性家庭暴力仍然是婚姻的大敌,以家庭暴力为由起诉的案件中,最终离婚的比例高达近90%

  案例一: 怀疑我有外遇,他酒后常对我拳打脚踢

  今年2月的一天晚上,我在家做家务突然,我的收到一个短信没想到,我丈夫却一定要看我的短信他问,是不是什么男人给我发的暧昧短信他还要查看我的,我不让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他却屡次三番怀疑我在外面有人,为此还动不动就对我拳打脚踢 数日前,家住北仑区新碶的沈某对法官说,对丈夫赵某提出的要求,她并不理会,只随口说了句 神经病 ,没想到,赵某瞬时像被打了鸡血一样,跳了起来,两人大声争吵 啪,啪 两声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争吵声,赵某扇了沈某两巴掌后,沈某当即脚踢赵某,赵某拉扯着她的头发,但是瘦弱的她很快败下阵来

  沈某说,她想夺门就走,没想到赵某不让她走无奈之下,她想到了跳窗逃走她从自家阳台爬到了邻居家当时她发现自己的鼻梁在流血,脚也不慎扭伤此时的赵某似乎还在气头上,抡起家里的斧头砸与邻居家相连的墙,还口口声声说: 让你再敢爬墙

  第二天,越想越气的沈某跑到法院起诉离婚,坚称无法再忍受赵某的家庭暴力,要求立即与他解除婚姻关系当事法官将沈某劝回家后,马上联系了赵某赵某对沈某起诉离婚的事深感诧异他也向法官大倒苦水原来,他和沈某早在10年前经人介绍相识,两人都是离异后再婚,沈某还带了一个儿子他和沈某一起供儿子读书,但是沈某却时不时给他脸色看前不久,他在医院查出得了鼻癌,心灰意冷之下,他开始借酒消愁,喝醉酒情绪不好的时候,他也动手打过沈某,但是酒醒后他悔恨不已他希望沈某能再给他一次机会

  最后,在法官的调解下,赵某写下保证书,保证今后不再喝酒,不打老婆,要一如既往地对沈某好;如果不好,沈某再次提出离婚,赵某要无条件答应双方终于和好

  案例二: 见一次打一次,还说要开车撞死我

  我现在才来起诉离婚全是看在孩子的份上 北仑小港人刘某哽咽地跟法官说起了自己不幸的婚姻,丈夫林某不但背着她与其他女人保持不正当关系,而且还多次对她实施暴力

  刘某说,两人在平时的相处中,她稍微抵触林某,林某就大打出手她一度被打得不敢进家门,躲在亲戚家里李某却扬言: 见到一次打一次,路上看到你也要开车撞死你

  刘某说,她打算与林某协商离婚,没想到不同意离婚的林某居然拿出菜刀要砍她她当时立马报警,派出所民警及村干部来到家中调解后,两人仍然未能达成离婚协议

  身心早已伤痕累累,真的过不下去了这样不幸的家庭对孩子的成长也是不利的,也许离婚对我来说才是一种解脱 最终,刘某只得诉至法院前不久,经法官多次调解,双方确实无法和好,达成了离婚协议

  法官:家暴案取证难认定难 心平气和沟通是最佳办法

  北仑法院民三庭庭长董迎春说,家庭暴力已经与婚外恋成为离婚的两大重要原因而在北仑,因征地拆迁有了闲钱开始沉迷于赌博而导致的离婚案件,也占了很大比例

  董迎春说,虽然这些人以家庭暴力为由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但是此类案件往往存在取证难和认定难的问题一是家庭暴力一般具有时间上的连续性和发生过程的渐进性从双方争吵,升级到相互攻击,再到施暴者表现悔恨,使受害者认为对方会回心转意,这三个过程常常会在较长时间内反复发生,因此受害者一开始没有取证意识二是家庭暴力具有私密性,多发生在家庭内部,很少有目击证人,且愿意为别人家务事作证的也不多,致使认定存在家庭暴力比较困难如果双方确实无法再继续生活了,那么受害者就应该留心收集公安机关的出警证明、社区居委会等单位的有关调解记录和医疗卡等,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北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何菊花也审理过数起这类案件她说,总的来说,家庭暴力可以分为身体暴力、性暴力、精神暴力和经济控制四种类型除了最常见的身体暴力以外,精神暴力(包含冷暴力)的案发数量有所上升除了夫妻之间的家庭暴力,亲子间暴力、婆媳间暴力也存在对于这些离婚案件,法院基本上以 劝和不劝离 的方式先进行调解,实在无法调解之下才会判决

  法官表示,美满的婚姻需要共同经营,一方的天平失衡,矛盾就会出现夫妻之间出现矛盾要多沟通,暴力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会激化矛盾(完)

老年人骨质疏松危害有什么
脑梗塞患者可以吃通心络吗
窦性心动过缓会引发什么病
心动过速的中医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