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长河内外 574 都是美事

2019-10-12 21:02: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长河内外 574 都是美事

安装完程序后,誉主叫嫣红过去她身旁,然后把嫣红的嫩手放入掌心,并意令誉船增加些光亮,问道:“嫣红,你觉得你这手与你前世相比,细嫩了些吗?”

嫣红道:“自然是细嫩了些的,但我前世的手也很细嫩。”

誉主又问:“你前世有没有谈过恋爱?”

嫣红道:“是有一些男子追求过我,但我都没有跟他们往来。”

誉主道:“为什么?”

嫣红头一低,答道:“我们那还是经济时代,人们很看重金钱,谁知道他们是看中我家的钱还是看中我的人。再说了,男女相爱,要投缘才行的。”

誉主又问:“嫣红,你觉得哪个身子更让你觉得舒爽?”

嫣红道:“我还真分不出来,就连那个下等魂配的身子,也一样感觉舒爽。”

誉主道:“但这个身子会让你更有**一些的。”

清和坐于一旁道:“誉主,是什么**呀?”

誉主道:“就是欣赏俊男的**呀!”

俊夏疑惑道:“不会吧,我看嫣红挺会按行自抑的,并没有让自己纵欲呀!”

誉主道:“那是她还没有完全打开自己的心扉。”又道:“并且,她也明白,欲是不能纵的。特别是我们女子,太过纵欲,美丽就会大打折扣。”

俊夏道:“是吗?”

誉主坚定地答他道:“是!”并道:“这就是为什么把你设计成纵欲者,而把你的姐妹们设计成适欲者的缘故。”

俊夏反对道:“可我并不是不可控的纵欲者,只是在为了照顾别人时才刻意让自己纵欲的。”

誉主道:“如果不这样设计,那你不就要闹翻天了!”誉主一言,使得他的四位姐妹大笑了起来。

誉主并道:“不论是人还是动物,都只把雄性设计成纵欲的。”

俊夏偏唱反调道:“看来雌性得感谢雄性才对。”

伊澜不以为然地道:“感谢什么呀,雄的不就是只得一个‘贪’字吗,又有几个是实至名归的?”见俊夏败下阵去,五人就在嘲笑他了。

第二天,俊夏和誉主六人将雪儿她父皇母后等一千人送去开源宇间英才培训中心学习时,因誉主的誉船扫录到培训中心的上空隐形停有一艘二级祈船,誉主便问俊夏那船是哪个的。

俊夏便意问了鹏程,鹏程告诉他说是瑾瑜在看她母亲。俊夏便让鹏程把瑾瑜的位置定了出来。

俊夏又意令鹏程把拉拉叫了过来处理一千人的入学事宜,自己独自下去培训中心瑾瑜那。瑾瑜此刻正在她母亲柳静的宿舍里,宿舍的门是敞着的,但俊夏仍敲了两个门。

一个女声问道:“哪位?”

俊夏道:“是夏南。”

一听是夏南,柳静和瑾瑜齐齐来到门口相迎,柳静并道:“不知夏主子驾到,有失远迎呀!”

俊夏道:“婶婶,您就不用跟我这般客气了!”

柳静道:“主子终归是主子,礼节还是要的。”

因见柳静比在云来客栈时年轻了许多,说道:“以后不能再叫你婶婶了,你现在都快跟瑾瑜一样年轻了,得叫你柳静才对。”

柳静听后乐道:“主子您爱怎么叫就怎么叫,要真跟瑾瑜一样年轻呀,还得大半年呢!”

见俊夏来得突然,瑾瑜问道:“主子,你怎么也来到这里了?”

俊夏便把此来的目的跟她说了,并问道:“你们母女俩都在聊些什么呢?”

瑾瑜玩笑道:“主子,我们在聊女人家的问题,你也想听吗?”

俊夏道:“不会吧,你大老远来看你母亲,应该是在聊男人家的问题吧?”

柳静道:“主子您别逗了,我们瑾瑜除了您,还没有别的男人。而我,在学校里,也不可能有什么男人,哪来的男人话题呀!”

俊夏又逗道:“那说不定你们正在聊我呢!”又道:“不请我进去坐呀?”

柳静忙推却道:“不敢呀,主子,您还是别进我们女人的宿舍了,免得被人怀疑。”

俊夏原本就不想进她的宿舍坐,上面还有誉主她们在等着他呢。这时,柳静突然说道:“主子,其实呀,刚才我和瑾瑜在聊她爸的事。瑾瑜不是可以去力涛尔域了吗,要是她能去看看她爸就最好了,她爸可是一个令我敬佩的大好人。”

又道:“主子,您能不能帮帮瑾瑜,带她去看看,看能不能查到她爸的去处,现在过得可好?”

俊夏满口答应道:“婶婶您叫夏南办点事,夏南哪敢不答应的。再说了,我还要去好好谢谢瑾瑜他爸呢,谢谢他无微不至地照顾了瑾瑜,当然,也照顾了我的婶婶!”

柳静一听,感激的泪水簌簌而下,同时,她也想起了与瑾瑜她爸一起走过的艰难日子,感激伴着思念,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滚滚而下,沾湿了她那白色的衣襟。

俊夏不难看出,柳静对瑾瑜她爸的情义定然是非同寻常的。俊夏他们也曾于上高院子里听瑾瑜她伯父讲过柳静的曲折人生,于是安慰道:“婶婶,您放心,要是瑾瑜她爸过得不好,我保证让他过得好,不再让他受苦。并会告诉他,你们很思念他。”

又道:“不,有瑾瑜同去,这些话不用我来说。”

柳静呜咽道:“谢谢主子!”

俊夏道:“婶婶,要不我现在就带瑾瑜去查查,一有消息,我们立刻通知您。”柳静又谢过。

二人与柳静道别后,上到了誉主的誉船内,誉主她们五人见俊夏领着瑾瑜上来,忙起身,以表欢迎。瑾瑜立即向五人见了礼,五人亦还了礼。

誉主知道瑾瑜上来,必有事,问道:“瑾瑜,你一定有事的,不要客气,说呀!”

俊夏连忙替说道:“誉主,瑾瑜想去力涛尔域看看她的养父

,她养父曾为抵御外侵,阵亡于沙场。”之后俊夏把他知道的一些有关她首任养父的事跟誉主讲了一遍。

听后誉主道:“这个容易,我们去找一下卡莉就行了。”

说毕意令誉船,一转又去到了卡莉的办公室的上空。得知誉主来到,卡莉和余晖又下楼相迎。誉主道:“卡莉,我们都是熟客了,我们自己上去就行了,何必你们下来呢!”

卡莉忙道:“不敢不敢,迎接誉主,是卡莉和余晖梦寐以求的美事!”

俊夏这时逗道:“好啊,迎接我就不是你们的美事了,对吗?”

余晖忙道:“迎接夏主子,迎接大家都是美事。”

瑾瑜便向卡莉和余晖见了礼,二人都还了礼。余晖并道:“没想到我们瑾瑜小姐今天会来,稀客了!”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技术怎么样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地址在哪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排行怎么样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具体地址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治病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