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官场风云220第220章

2020-01-21 16:04: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官场风云 220.第220章

陈兴坐着不说话,曾耀清今天的态度很端正,主动提出要为溪门县的农业贷款开绿灯,这是对方作为妥协的筹码,陈兴对此再清楚不过,而昨晚那位受伤害小女孩的思想工作,也早已被其做通了,否则那小女孩不会主动到公安局去改证词,至于曾耀清是如何说服小女孩的,这里面采用的手段恐怕也不见得光明,多半是一手大棒一手钞票。

陈兴态度模糊,曾耀清在办公室呆着也就很尴尬,坐了几分钟,曾耀清自认将自己的姿态端的很低,该做的都做了,站起身向陈兴告辞,陈兴不待见他,曾耀清也不想死皮赖脸的干坐着,他今天所做的补救措施已经是他尽最大能力去做的,4个多亿的贷款,也不是他一个县农商行行长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批出去的,他在这里向陈兴保证能够以最快速度将贷款给批下来,那是他对陈兴的示好之举。

昨晚他拿这贷款有意无意的威胁陈兴,惹怒了对方,今天曾耀清就学聪明了,一过来直接表明诚意,也不再拿溪门县的贷款申请说事,直接就说已经在办了,有这样的端正态度摆在眼前,陈兴就算是想再对他发飙也撇不开脸面不是,尽管脸色依然不好看,不过曾耀清也不奢望陈兴能给他笑脸,只要陈兴对昨晚的事不再追着不放,曾耀清也就心满意足了。

曾耀清一离去,陈兴就打让路鸣再过来一趟了,陈兴也不知道哪来的火气,路鸣一来,陈兴就语气不善的说道,“路鸣,稍后我让县委办发个通知,你们公安局和劳动局、工商局协调一下,由你们公安局牵头成立个调查组,立刻在全县范围内严查聘用童工的非法行为,查到一个办一个,严惩不贷。”

路鸣微微一怔,刚进门就听到陈兴这样的吩咐,刚才曾耀清在办公室同陈兴讲什么了,瞧陈兴此刻的样子,情绪似乎有些暴躁,路鸣也不敢多问什么,点头应了下来,不过就冲陈兴这话里的意思,路鸣也知道第一个要查的对象是谁,昨晚陈兴去吃饭的惠民酒店显然是要成为第一个开刀的对象,那小女娃还未满十八周岁,惠民酒店聘用童工当服务员那是铁打的事实,不查他查谁,先严办了再说。

陈兴中午吃完饭来到了城乡结合部的南头村,小女孩的家就在这里,他想要知道小女孩的家不难,从公安局那里登记的信息就能轻而易举的找到这里来,陪同他一块过来的是方啸和县办公室主任王忠,小女孩的家大门紧闭,房子是泥土段砌起来的老房子,这大抵也可以算得上溪门县的一大特色了,农村里的很多房子都是这个样子,能盖得起砖瓦房和楼房的只有在少数几个较为富裕的村子才有。

王忠上前敲了敲门,过了好一会,才见到有一个上了年纪的男子打开一小个门缝,望着陈兴几人,那眼神带着警惕和戒备,“你们找谁?”

“这是杨小芬的家吧,我们过来看望她。”王忠冲着上年纪的男子笑道,其实对方的年龄应该不大,只不过是长期操劳而过度衰老罢了。

“不是,你们找错了。”男子一听,将仅开着一个缝隙的大门又砰的一声关上。

王忠愣了下,回头看了陈兴和方啸一眼,又继续敲门,却是再也没有任何动静,王忠苦笑,“黄书记,里面的人估计是不想开门。”

陈兴皱了一下眉头,道,“继续敲几次吧。”

王忠很有耐心的又敲了几次,里面的人兴许是听着敲门声不耐烦了,还是刚才那个男子开门,只见男子脸色很难看的斥责道,“你们还想怎么样,我女儿已经按照你们的吩咐去公安局改证词了,你们不是说不会再过来打扰了吗,然道反悔了不成。”

“这位兄弟,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们只是第一次过来,之前没来过,也没让别人来过。”王忠望了对方一眼,解释道,他上午也听闻了昨晚发生在酒店的事,结合这男子的表现,心里已经大致猜到了怎么回事。

“你们不是跟早上那伙人一路的?”男子一听王忠的话,脸色更加疑惑,眉心都拧了起来,一张脸愈发的褶皱。

“爸,他是昨晚帮我的人。”小女孩终于从门后走了出来,看到了陈兴,眼睛一亮,只是当她的眼神捕捉到旁边的方啸时,小女孩下意识的一缩,脸上带着害怕的神色。

方啸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小女孩的神色变化,无奈的摇了摇头,昨晚他跟曾耀清坐在一起吃饭,还对曾耀清的行为没有强行制止,恐怕他在这小女孩心中也一样是个坏人的形象吧,方啸叹了一口气。

小女孩的一句话让陈兴几人重新受到了热情的接待,那上了年纪的男子是杨小芬的父亲,今年还不到四十岁,看起来却是比人家五十岁的人还要显老,脸上的皱纹就跟一条条深深的沟壑一般,一听陈兴是昨晚帮了自己女儿的人,男子一脸激动,请陈兴几人坐下,感激道,“昨晚要不是你们帮忙,我女儿就。。。”

“老哥,别这样,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陈兴摇摇头,他看向了小女孩,笑道,“小芬啊,今天怎么自己到公安局改证词了。”

小女孩原本看到陈兴高兴的脸庞瞬间就凝固住,沉默了下来,低着头,看向地板,没有回陈兴的话,其父亲也在同一时间噤声了,良久,才沉闷的叹了一口气,“昨晚发生了那事后,我们家小芬上班的那个酒店老板就过来我家了,他让小芬不要去上告,说是告了也没用,昨晚想对我们家小芬使坏那人是银行行长,有权有势,就算是我们把他告了,对我们也没好处,酒店的老板说愿意给小芬加工资,还要让她当经理,而且保证以后不会再有那种事发生,让我们息事宁人。”

“而且早上一大早,欺负小芬的那行长又亲自上门了,他态度很诚恳的道歉,说是昨晚是喝酒后才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求我们原谅他,临走前,他还留下了两万块钱,说那是对我们的补偿,我们没敢要,想要还给他,但他没拿,直接就走了,说那是他的一点心意,要是我们不要,就直接扔垃圾堆里去。”

“那行长一走,酒店的老板又过来了一趟,还带着几个人看来,看起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酒店的老板说人家行长诚心诚意的道歉,也补偿了2万块,那是真心的想要认错,我们要是再不识趣的去上告,最后只会害了我们自己,到头来不仅连2万块都得不到,而且还会搞得我们家鸡犬不宁。”

小女孩的父亲将昨晚到今天早上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给说了出来,刚才他就是以为陈兴几人又是那酒店老板叫来威胁他们的,所以听到是来找他女儿的,就赶紧把门关上。

陈兴听完小女孩父亲的叙述,沉默着点了点头,事情和他所料的不错,曾耀清能够说服小女孩自己到公安局去改证词,那是一手钞票一手狼牙大棒,软硬兼施,那酒店老板肯定是得了曾耀清的授意,不然不可能那样做。

“那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是就这样放弃还是?”陈兴看着小女孩父女。

“我们能怎么办,当然是放弃了,我们只是小老百姓一个,人家是银行的大行长,有钱有势,我们斗不过他,而且,怎么说呢,你是小芬的恩人,我也不瞒你说,2万块对我们一家来说是一笔大钱,小芬没受到什么真正的伤害,而且那行长也认错了,还保证以后不会再有类似的事发生,这样的结果对我们一个小老百姓来说已经是最好不过的结局了,再去上告,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两万块钱我可以舍弃,但我真正怕的是自己家人受到报复。”男子苦涩道,“那酒店的老板说了,小芬到公安局去改证词,那就皆大欢喜,要是不去,人家行长受了处分,我们家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你知道这次有县里的领导为你们做主吗?”陈兴看了男子一眼。

“我知道,所以我是打心眼里感激您,小芬昨晚回来就说帮她的人是一个当官的,我当时还不信,后来那行长亲自上门来道歉,而且还送钱来补偿,我就信了,要不是有人为我们家小芬出头,那个大行长没必要把我们这种小人物放在眼里。”男子点了点头,他现在还不知道陈兴的真正身份,小女孩昨晚只听有人喊陈兴什么书记,只是大致知道是个官,但也不知道陈兴是谁,回来跟父亲也就没说明白,只说是当官的,这会陈兴在男子眼里就是一个大好官,但压根不知道陈兴竟会是县委书记。

温州市第六人民医院怎么样
赵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镇江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新疆有妇科医院吗
分享到: